李森:奠基皇马欧冠第二盛世的主席被新冠带走了

西班牙时间3月21日晚,皇马人降下了半旗:前主席桑斯在和新冠病毒搏斗数天之后,因抢救无效而不幸逝世,享年76岁(1943.8.9-20203.21)。由此,皇马失去了球会历史上一位卓有贡献的主席,球迷也失去了一位心目中平易近人,但在捍卫球会的权益时却永不言败的斗士。

和皇马历届主席所不同的是,进入皇马管理层的桑斯并非来自显赫的家庭。这位出身于卡拉班切区(之前属于马德里的下层区域)的普通平民,硬是靠自己的打拼一步一步地成为了企业家。出于他对皇马的一贯痴迷,以及在赌马过程中和前主席门多萨结为好友,桑斯终于在1980年代作为门多萨的副手进入了球会领导层。虽然他担任的只是副主席一职,但由于性格强悍和对足球有很到位的认识,当时他和在巴萨担任努涅斯(时任主席)副手的加斯帕特,以及马竞大股东希尔(时任主席)的副手塞雷索(现主席),一起被西甲称为“豪门中最令人生畏的副官”。

直到1995年门多萨引咎辞职,桑斯终于在1995-2000年正式掌管皇马大权。在这5年中,他所领导的皇马共赢得了2次欧冠冠军、1次西甲冠军、1次丰田杯和1次西班牙超级杯。其中最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1998年在阿姆斯特丹赢得的俱乐部历史第7座欧冠奖杯——这离皇马1966年的第6座冠军杯已整整过去了32年。桑斯也由此成了皇马历史上的一位英雄人物。

虽然在此期间桑斯普受球迷爱戴,但平民出身的他平易近人没有任何架子。桑斯基本以伯纳乌为家,空闲的时候就会在55号门旁边的小酒吧喝咖啡并和球迷聊天。也正因为如此,1998年我陪同报社前总编参观伯纳乌时才能在酒吧前和桑斯巧遇,并得以问候和拍照留影。

随队外出比赛时,桑斯习惯和球员一起玩棋类游戏,使整个机舱的气氛显得其乐融融。难怪当时有媒体打趣说,桑斯在足球队中不仅有费尔南多这么一个儿子(担任中卫,另一个儿子洛伦索在皇马篮球队),或者萨尔加多这么一个女婿,还包括米亚托维奇、苏克、罗伯特卡洛斯和劳尔等一大帮亲人。

洛伦索桑斯奠基了皇马的欧冠第二盛世,而他最关键的一招是请来卡佩罗当然主教练。虽然卡佩罗只待了一年(1996-97赛季),收获也就是一个西甲冠军,但他很好地建设了一支球队,买入了苏克、米亚托维奇、西多夫、卡洛斯。海因克斯1998年率皇马32年后重夺欧冠,用的正是这个班底,此后皇马五年三夺欧冠,如果没有桑斯的前两个,他们不可能被评20世纪最佳俱乐部。

在2000年主席竞选中败给弗洛伦蒂诺后,桑斯并没有完全在足球圈内隐退,他曾购入马拉加97%股权,让儿子费尔南多出任俱乐部主席,并不时参加有关足球的专题会议。但当有人问起皇马现状时,桑斯总是坦承地表示:“皇马是我一生的最爱,但要说皇马的现状,我的回答是球会正掌控在最理想的领导人手中,毕竟在经济的操作上我远比不上弗洛伦蒂诺。”正因为如此,老佛爷和他的关系,要比同样是前主席的卡尔德隆和谐得多。

有关桑斯受到新冠病毒感染,费尔南多曾在两天前对媒体表示说:“我父亲还是这么好强,在疫情爆发后他不想轻易占用医院的病床,才会在连续高烧数日后仍坚持在家自行隔离。直到两天前他才在家人的规劝下勉强进入附近的医院,此时他的呼吸已经很困难。我们在相信他能挺过这一关的同时,也盼望着奇迹的出现。”

然而奇迹并没有出现。周六晚间,桑斯和西班牙其他1377位新冠病毒的受害者一起离开了人世。其儿子洛伦索在网上宣布这一不幸时沉痛地表示:“我的父亲走了。一个世界上最好也是最勇敢的人走了。他本不应该有这样的结局,也不应该以这种方式来告别他深爱的皇马⋯⋯”

什么才是桑斯离世的最好方式?当皇马名宿米亚托维奇表达出“丧父之痛”,当不打不相识的老对手、巴萨前主席加斯帕特表示“作为巴萨的一员我为他的离去而哭泣”,当西甲主席特瓦斯把桑斯誉为“不仅是皇马历史上一位杰出的主席,也是为西班牙足球做出贡献的重要人物”时,在天之灵的桑斯也许能得到安息了。

更重要的是,皇马在为他去世所发布的公报中如此说道:“今天,我们所有的皇马人都为一个人的离世深表哀悼。他是一位将毕生中的大部分精力都贡献给了球会的皇马前主席桑斯⋯⋯鉴于当前的特殊情况(因抗疫采取封城),我们将在一个合适的机会为他举行一次理所当然的的纪念活动。”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eran-biotech.com/,英超利物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